季连声

🌸你好,我是季连声。
主原耽/剑三/ES/DRB/i7

🌸关于我喜欢的cp↓
剑三→花羊,苍策,藏策,唐明,歌霸,剑道,气剑。
ES→泉真,狮心,双王,凛绪,零晃。
DRB→一二独,一马,幻帝,寂乱。
i7→一织陆,环壮,乐天。
BSD→新旧双黑,太中芥敦。

🌸关于我的雷点❗一定要看❗
唐毒,天雷朔间gk和零薰,帝幻。

三好妖怪路上捡到龙族幼崽是否正常?【二】

○沙雕文,自己写着玩儿的
○黑龙攻×兔妖受,年下
○排雷,弱受(应该是)

陆衔诗的书很多,各式各样五花八门,白止息头一次看到这么多书,眼睛都给瞪直了。

白止息咽了咽口水,道:“…陆、陆衔诗,这么多书,你全看完了?你也太厉害了吧……”
陆衔诗得意洋洋地翻着他那些宝贝书:“当然,作为碧笋山优秀妖怪代表的我,自然要博览群书。”
语毕,他从木头柜里面抽出几本书递给了白止息,说:“你现在是处于一个不知道该以后做什么的迷茫状态中。这几本书中不但有成功人类的故事,还有成功妖精的故事。我意思你回去好好研读一番,必定能从一只碌碌无为的小兔子转变成一只名垂妖史小兔子!”
白止息激动的接过,一想到自己将来就要名震八方,当上妖族代表,出任未来妖皇,迎娶心动小母兔,走上兔生巅峰,他还有点小激动呢!
他兴奋不已:“谢谢!等我当上妖皇以后,一定不会忘记你的!”
陆衔诗已经沉浸在了书本的海洋中,一时也没太听清白止息说的话,不过也懒得去深究了,便摆了摆手:“大家都是一个山上的妖,这么客气做什么?”
白止息点点头,便抱着那一摞书飞快的回家了。

他到家以后赶紧找了个小板凳,往那儿一坐就开始专心研读陆衔诗给他的书。
白止息先拿起最上面那本,定睛一看,封面上赫然写着“火凤涅槃记”五个字。
他被火凤两个字闪了一下眼睛,却还是翻开了书,仔细地去看里面的内容。

他这一看,就是三个时辰过去了。

白止息翻完了最后一页,缓缓地合上书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,他也得出了一个伟大的结论:
火凤凰后面能够如此拉风酷霸拽,关键在于她是一只火凤凰,而不是一只会咯咯哒下蛋的母鸡。
不得不说,就算是在妖精中,这也是个拼种族的时代啊。

白止息摇摇头,放下火凤涅槃记,又拿起了第二本书——刚才那本应该是有种族优势的妖才适合看的奋斗史,后面应该还有针对草根小妖的奋斗史才对。
他这么想着,就又被第二本书上的“东海龙王回忆录”几个字闪瞎了眼。

东!海!龙!王!

他不死心,又拿过第三本——“皇室密辛——夺嫡之争”。

皇!室!夺!嫡!

白止息:“……”
陆衔诗给他借的书都有毒吧。
这些书中主角要么种族特殊要么身份高贵,他一个个小小的兔妖有什么资本去和人家比??

虽然表面上很嫌弃,但白止息的身体还是很诚实的表达了想看的欲望,毕竟这种东西看起来真的很爽,尤其是一众主角疯狂打脸报复之前和他们不对盘的人的时候。

三好妖怪路上捡到龙族幼崽是否正常?【一】

○沙雕文,自己写着玩儿的
○黑龙攻×兔妖受,年下
○排雷,弱受(应该是)

白止息是个兔妖。

原形是只白毛红眼睛的耷拉耳朵兔子,垂耳兔。
和一般爱吃萝卜青菜的兔子不同,白止息爱吃嫩竹笋和各种鲜果,给多少吃多少。
他自一片竹林里诞生,家里一窝子兄弟姐妹就独他一个开了灵智,又从精怪修炼成了个小妖。后来专心致志地修炼了几十年,还修出来个人形。

他修出人形之后,乐颠颠的就往自家兔子窝那儿冲,到了才发现家里原来的地方早就一个兔子也没有了——毕竟他修炼了几十年,普通兔子的寿命哪能和成妖的兔子比?

白止息这才惊觉,这世上,怕是只能自己和自己相依为命了。
他想,以后只有我一个兔活着了,那得多没意思啊。

思及至此,他有些失落。但就在那一瞬间,白止息脑内又灵光一现,他猛地一拍大腿,有了个无与伦比的好主意——我现在是妖了,那我带个别的生物和我一样成妖,我不就不再孤单寂寞冷了?

出发点是好的,但是路子跑偏了。

说到做到,往后他便成了个乐于助人、见义勇为、乐善好施、致力弘扬人间真善美…呸、妖间真善美的好兔妖。
不久之后,以他为原点,方圆碧笋山里的妖精都知道他们这儿出了个白止息,是个脑子看起来不太好使的兔妖。
自己身上的灵气今天给这个动物分一点,明天给那朵花分一点,完了还神神叨叨地说你们都要快点成精陪我啊。
简直就是有病嘛,病的还不轻。

他周围一众妖精都怀疑这只傻兔子是不是不知道,只有开了灵智的东西,输送灵气才能助其早日成妖?
说的真对,怀疑的真好。
白止息,还真的不知道。

终于有一天,白止息的好朋友竹鼠精忍不住和他说了这件事儿,他也实在看不下去自己朋友天天浪费灵气做这些没用的事情了。
白止息一愣,眼中满是不可思议,随即停下了给一小福蝶输灵气的手。他挠挠脑袋,悻悻地说了声知道了,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。
那天晚上,他第一次知道了失眠的感觉,还体会到了和失落不太一样的失望。

以后都不用到处白送灵气了,那我还能干点什么事儿呢?
毕竟我可是成妖了,得干点以前干不了的事才有意思啊!
白止息想,那我还能干点什么事儿呢?
他就这样又想了一天,愣是没从这两句话里绕出来,活生生把这几十个字在脑内循环播放了一整天。

住在白止息隔壁的是个鹿妖,平日最喜欢往人类的城镇里跑,不仅如此,他还识字,还很喜欢看书。
鹿妖名字叫陆衔诗——衔觞赋诗,这是他自己改的。毕竟他原名叫陆小小,听着也太没气势了。

陆衔诗瞧白止息这几天连着愁眉不展,便去问他:“你最近这是咋了,不去满世界送爱心就没事儿干了?”
白止息叹了口气:“我最近,没有了努力的目标,我觉得我的妖生逐渐变得一片灰暗。”
陆衔诗:“……”
陆衔诗想了想:“你看不看书?”
白止息搓搓手:“就,你平时看的那些人类写的书?你的意思是我看了书也许就能找到我妖生的新目标?”
陆衔诗:“对,就是这个意思,读书使我快乐,学习让我充实——”

两妖当机立断达成了共识,亲亲热热你搀我我扶你,手拉手去读书学习了。